格力集团移情别恋?减持格力电器,大手笔增持长园集团

格力集团移情别恋?减持格力电器,大手笔增持长园集团
重磅!格力集团移情别恋?决绝减持格力电器大手笔增持长园集团格力集团“重燃”对长园的爱火。5月29日晚,长园集团发布了一份《股东共同举动协议到期》的布告,但是,这份毫无起眼的布告,却蕴含了很多信息――在坚决减持格力电器之时,格力集团居然在悄然买进长园集团。布告中,长园集团发布了到2019年5月24日的前十大股东名单。格力集团旗下的全资子公司“珠海格力金融出资办理有限公司”和“珠海保税区金诺信交易有限公司”赫然跻身长园集团前十大股东之列。其间,格力金投持股4715.25万股,持股份额为3.56%,金诺信持股1849.02万股,持股份额为1.40%。格力集团算计操控了长园集团4.96%的股份,间隔举牌仅差一步之遥。值得注意的是,早在一年前,格力集团也曾想要约收买长园集团,但随后在珠海市国资委的回绝下不了了之。格力集团增持长园在格力电器行将易主之际,格力集团对长园的示爱,再次引发A股商场“思绪万千”。依据长园集团此前发表的2019年一季报中,到本年3月底时,格力金投的身影并未呈现在前十大股东之列。但5月24日,格力金投却忽然跃居长园集团第四大股东。这也就意味着,格力集团在谋划转让格力电器控股权期间,其一直在增持长园集团,到现在持股份额算计已达到4.96%,迫临举牌线。音讯一出,商场一片哗然。不少出资者纷繁戏弄,“格力集团莫不是想用卖格力电器的钱,去买长园集团。”事实上,这一言辞背面,也透露出格力集团、格力电器与长园集团的奇妙联系。上一年5月,格力集团也曾张狂示爱长园,拟对后者进行要约收买。2018年5月15日,长园集团发表了要约收买的相关状况,表明拟以19.80元/股的价格,收买长园集团20%的股份,约2.65亿股,收买所需资金总额约52.46亿元。在要约收买陈述书摘要签署当天,格力集团便急不可耐地将10.50亿元存入了挂号结算公司上海分公司指定账户,作为要约收买的履约确保。值得注意的是,在格力集团抉择要约收买长园集团之前,董明珠的目光也被新能源轿车招引,大手笔出资了珠海银隆,但随后珠海银隆便被爆出“大面积减产”、“多地罢工”、“职工出走”等负面音讯。但格力集团此举却并没有得到格力电器的支撑,乃至被商场质疑存在同业竞赛。据媒体报道,彼时董明珠并没有参加到格力集团与长园集团的商洽傍边,乃至有人士指出格力集团的收买“伤害了没考虑格力电器和董明珠的感触。”随后,上交所打开闪电问询,要求格力集团阐明收买意图、收买资金来源、同业竞赛等问题。彼时,格力集团信誓旦旦表明,要约收买不以追求操控权为意图,集团资金实力雄厚,格力集团母公司账面的货币资金、理财产品、已存入的履约确保金算计38.67亿元,后续资金组织拟经过并购借款的方法进行融资。一起格力集团还着重格力电器与长园集团现在从事的主营事务中不存在本质的同业竞赛。但一个月之后,因为并于珠海市国资委不同意格力集团报送的收买计划,2018年6月,格力集团决议停止本次要约收买。办理层“铺路”?在格力电器控股权行将改变之际,格力集团对长园集团的“倾慕之意”东山再起。近年来,长园集团股权涣散,到现在尚无实践操控人,而恰巧在格力集团增持之际,长园集团榜首大股东深圳市藏金壹号出资企业及其28名共同举动听宣告到期免除共同举动听联系。到期前,藏金壹号及其共同举动听算计持有长园集团1.72亿股,持股份额为13%。前述共同举动听免除共同举动联系后,长园集团榜首大股东变为山东科兴药业有限公司,持有公司约1.0343亿股,占公司总股本的7.81%。值得注意的是,藏金壹号是由长园集团高管操控的持股渠道,此次藏金壹号与长园集团28名高管免除一直举动听联系,被不少商场人士视作为格力集团“进入”铺路。长园负面缠身但此刻的长园集团,却早已堕入摇摇欲坠,不只因前期的张狂并购导致巨额商誉丢失,其还堕入了子公司财政造假及年报数据反常的泥潭,一起2018年年报也被管帐师事务所出具保留意见。有出资者大喊:“在频频利空中低吸,格力集团对长园是真爱了。”2018年12月,长园集团“自曝家丑”,指出其在2016年溢价超6倍收买的子公司长园和鹰或存在成绩造假,其智能工厂项目和设备事务的真实性存在重大问题。根据该问题,2018年,长园集团计提财物减值预备合计12.92亿元,导致2018年公司归母净利润、扣非净利润起伏分别为1.11亿元和-11.9亿元。但随后审阅年报的管帐事务所,却对这份年报出具了保留意见的陈述,原因主要是子公司造假没有有终究定论等。随后,上交所针对造假事情及年报数据反常等事情,向长园集团下发问询函,要求长园集团答复的问题多达23项,包含存货账实不符、成本核算不精确、子公司商誉减值预备不妥等问题。到现在,长园集团还未就问询函做出回复。